star_018

【瓶邪】一语成谶(第二十四章:了然)

心因性失忆症:



我跟闷油瓶面对面坐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甚至不知道该摆什么表情,就扯着嘴角傻呵呵地冲闷油瓶使劲笑。闷油瓶维持了他一贯的作风,看着桌上的茶壶发呆。


幸好最后胖子在吃下午饭的时候跳了出来,拉我俩去吃下午饭,这才摆脱了这种要人命的气氛。说实话我第一次以自己的面目坐上当年三叔坐的位置的时候,都没今天这么紧张。


下午饭我们也是草草解决。就在院子里的石桌上吃那些伙计带来的盒饭,味道还不错。闷油瓶坐在我旁边,不慌不忙地吃盒饭,吃相极好,跟侧边啃猪蹄啃的山响的胖子的吃相形成鲜明的对比。我瞄着他俩,特别庆幸三个人一起出生入死我没看上了胖子,倒捡得了一个无价油瓶。胖子光顾着啃猪蹄,也没问我事情成了没。一直到我吃完了饭盒里的东西,小花和黑瞎子才重新出现。他俩冲我们打了个招呼,就在我对面坐下了。我没去问小花他做了些什么事,为什么推我,他的目的是什么,因为我知道,谁都不容易。


我没说话,倒是小花主动说了话:“我和瞎子下地用的东西已经准备好了,小邪你也先别忙着跟哑巴谈恋爱,赶快把这事搞定。”我听得一呆,心说我还没说,就闹的满城风雨,又猛地想起来还有准备下斗的东西这回事,这几天满脑子闷油瓶,都把这事给忘了个一干二净什么都不剩。我点点头示意知道了,又问:“你们去哪儿了?昨晚上以后就没见着你。”小花也选了盒饭,一边打开盒子一边回答:“早上我学你补眠,没起,下午有事去交代了一下伙计,没想到就这点时间小邪你就把自己给嫁了,你以前不是说娶我的吗?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了,真伤心。”


胖子一抹油腻腻的嘴,“嘿嘿”直笑。我不服气,接话:“怎么我就成了嫁?我这是娶媳妇。”话才刚说完,就感到闷油瓶不动声色地瞟了我一眼,我立马就把剩下的半截话吞了下去。黑瞎子也笑了,道:“小三爷你要是能压得过哑巴,当然是娶。”我没在理他们,小花倒是体贴地丢了一包黄鹤楼给我,说:“你不抽烟得死人,我搜刮伙计身上来的,就一包,还没开,省着点用。”我接了过来,道了声谢。


一边插科打诨一边吃完了饭,胖子就迫不及待地把我拉到一边,一脸猥琐地问:“小天真,咋样了?”我道:“你还说,你没告诉我坦白完了要怎么办,这回我跟小哥彻底没话说了。”胖子哎哟了一声,推了推我,道:“看来你跟小哥进展迅速啊,快说吧,到哪一步了?胖爷的明器还就指望你了。”


我没打算瞒胖子,随口就答:“对了下嘴。”胖子不说话了,瞪圆了眼睛看着我,一脸见马克思了的表情。我也清楚我这举动有多对于胖子来说的吓人程度,也没再打击他。胖子隔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拉着我上上下下看了一圈,我奇怪道:“怎么?想劫色?”胖子“呸”了一声道:“胖爷我喜欢的是大胸美女,天真你这小身板也就小哥看得上。我就是要看看天真你有没有被小哥踹墙上成了片儿。”我心说胖子不怕死了居然敢贬低小哥的品味,也道:“别看了,你全家都被踹了老子也不会被踹。”胖子苦了脸:“天真你刚嫁出去有了小哥做靠山,就来挤兑胖爷。不过说回来,亲小哥啥感觉?”


我仔细一回想,突然发现根本不会回答这个问题。我那时候冲过去亲上去了,就感觉到闷油瓶回抱我了,然后就忙着高兴了,其他感觉一样都想不起来。我心说亏了亏了,不成,我得找个时间好好体会下亲闷油瓶什么感觉。我心里这么想,但嘴上没这么回答:“死胖子,缺女人了要不要我让伙计给你送几个来,省得你画饼充饥。”胖子似乎想起了什么,注意力完全没在我这边,破天荒地没接话。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想到云彩了,内疚自己真是嘴闲得没事乱说话,正打算叫他,他抢先说话了:“天真,我觉得吧,小哥是答应你了,但他以后的日子真不一定会和你一起过,说不定还要跑路。”我松了一口气,心知他不是想起云彩了,又烦躁起来,点了一根烟叼在嘴里,也说:“我知道,小哥他感情上是接受我了,但理智不会接受,估摸着他还是认为会害死我,肯定不乐意带我一起。我正打算着发动第二波攻势,先把这个首要问题解决了,其他一切好说。”胖子笑起来,道:“有长进啊,知道怎么拿下小哥了。你俩这回要成了,也了了胖爷最后一桩心愿。得,趁热打铁,快去。”我答应了一声,就去闷油瓶的房间找他。


院子不算大,几步路就到了,我远远就看见闷油瓶靠在门前的石柱上,看着天出神,我喊了他一声:“小哥。”闷油瓶回了头看我。这时候已经是黄昏了,金灿灿地光芒打在闷油瓶身上,印在他黑色的眼睛里,他的旁边还有几朵盛放的花,整个画面特别的温暖。我心里的信心顿时更足了,我想给他这样的生活,简单但温暖。


闷油瓶看见我,皱了皱眉,我立即反应过来他不满我嘴边的烟,连忙拿下来踩灭,心说可惜了这么一根好烟。我直截了当地就说:“我想跟你说个事。”闷油瓶点点头,示意我说。我也不再啰嗦,问道:“小哥你是不是还是在担心害死我?”闷油瓶没回答,我又继续说:


“你用不着内疚,用不着自责,真的,怎么看要害死也是我害死你,要跟着你也是我自己的选择,跟你无关。你应该会想,要是你当初能制止我现在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说实在的,我也这么想过,我要是当初压制下自己的好奇心,没跟着你们去倒斗就好了。但相信小哥你也明白,我根本不可能逃脱这个局,我就算逃了一次,也逃不了第二次,要是我没跟三叔进鲁王宫,我下一次被骗的时候就不会有人像小哥你这样三番两次地救我了,我现在恐怕早烂在哪个斗里了,所以我遇见小哥你是我的幸运。你大概还想远离我以免给我带来更多无法挽回的事,要是以前,你这么做是对的,对我是最好的,但你不能把以前的方法用到现在来,我现在已经成了这样,只希望能跟你一起,不管做什么,有多难,都无所谓,跟着你,我才能算是真正地活着。所以小哥,你要是真想为我好,就让我跟着你,陪你一起走。”说完,我深吸一口气,缓了一下。


这些话真是我的心里话,只是我事先在心里演练了无数次才一口气说完。说服一个人最好的方法,就是不间断的说明自己的观点,让对方没有时间想你话里的漏洞。这一招对闷油瓶大概没多少效果,但仗着闷油瓶对我的特殊对待,起码能增加些可信度。用了总比没用好。


闷油瓶沉默了很久,我也等得心焦,瞄了眼地上那根烟,又叹了一声可惜,只好又点了一根叼在嘴里。闷油瓶这回没什么反应,我也递了一根给他,又把手里的火机给了他。他接了过去,点燃后慢慢的抽。这是我第二次看见闷油瓶抽烟,他每次抽烟都是在遇到很大的事情需要做很难的决定的时候才抽上一根。他的侧脸很好看,抽烟的姿势显得他意外的有了一种人味。


我决定疯狂一次,为一个人,什么都不管地疯狂一次。比起有着漫长的生命但不快乐活的像行尸走肉一样,我宁愿跟着他,高高兴兴地,即使死在哪个斗里,生命短暂。其实,我半生,都在为了闷油瓶而疯狂,只是这一次,我抛开了所有顾虑。



评论

热度(30)

  1. Amber心因性失忆症 转载了此文字
  2. KEIRA心因性失忆症 转载了此文字
  3. 蓝星星心因性失忆症 转载了此文字
  4. Jessie心因性失忆症 转载了此文字
  5. star_018心因性失忆症 转载了此文字
  6. vigo - Sue.心因性失忆症 转载了此文字
  7. 筱秋心因性失忆症 转载了此文字
  8. -milk,x/心因性失忆症 转载了此文字
  9. m``心因性失忆症 转载了此文字
  10. ╰☆眞的噯袮格格部落心因性失忆症 转载了此文字
  11. globalkidsgz心因性失忆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