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_018

完美世界的彼方[PSYCHO-PASS同人]——25

冰之境界:

#25 危机


哗啦!


整个身体被摔在了沙发茶几上,上面的玻璃杯几乎是一齐摔落,碎了一地,好似在同一时刻集体破裂的肥皂泡。


捂着受伤的手臂侧身卧在地板上的槙岛,突然被一个男人粗暴地揪住了衣领。


“BABY,怎么这么不禁打?哥哥我还没玩够呢!”


五官痛苦地扭曲成一团,槙岛啐了一口带血的唾液,直接吐到了男人脸上。


“干你妹!”


男人爆了一句粗口,和其他人一起把软得像海蜇的槙岛拉起来,平坦的腹部再次吃了一记铁拳——


咚!


内脏险些被挤了出来,槙岛想捂住伤口,可是自然下垂的两条手臂却连动一根手指头都无法如愿。他的身体正被五大三粗的男人们架在中间,承受着肆无忌惮的拳打脚踢。


“哈哈,哈哈哈……看来‘老师’给的情报有误嘛,听说你很能打的,怎么现在弱的跟个女人似的?”


一边,长谷川涉双臂抱胸兴致勃勃地对眼前的暴行冷眼旁观。


这群暴徒,都是他花大价钱找来的,就是为了对付槙岛。


“如果他非要夺走我最爱的东西,那么我只能……用夺走他最爱东西的方式来报答他了!”


——这是他在昏迷的哥哥床前,对“老师”说的话。


这句话,是承诺!


而现在,就是他兑现承诺的时刻!


“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虚弱的像要融化掉似的,这声音听得长谷川涉一阵放声大笑。


“你是笨蛋吗?为什么?当然是因为想这么做啦!哼,谁让你和那个叫什么狡啮慎也的家伙这么不知好歹呢,而且那家伙还打过我!”


虽然他不认为自己是个小肚鸡肠、记仇的男人,可偶像的脸被打,这笔账怎么都不能叫他就这么算了吧?他是多好脾气?!


“果然……你是被我们抓到把柄……所以急了?”


正被一群男人当沙包打的槙岛,冷冷挤出一丝笑。这笑容,高洁优雅,就算多么狼狈不堪,也埋葬不掉那与生俱来的神圣气质。


“把柄?哈哈,你们能抓到什么把柄?别忘了我可有免罪体质耶!说起来这玩意真好用,只要按时吃些跟感冒药差不多的药片就能得到200万人中才能出现一例的特殊体质,在这个被西比拉系统管制的世界上,还有什么比成为这种免罪体质者更令人激动的?而且啊,你不觉得有了这样的体质再去犯罪,简直就像是在嘲笑那个全知全能的西比拉系统瞎了眼似的,哈哈哈,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感谢‘老师’!”


发表着这样大逆不道的言论,长谷川涉笑得一脸疯狂。


“那个‘老师’……只不过是在利用你……”


左脸颊结实地挨了一拳,槙岛就着鲜血吞咽口水润了下嗓子,如此说道。


“利用?对啊,他当然是在利用我了,没利可图的事这个世上有几个人会干?又不是耶稣……”


长谷川涉无所谓地耸耸肩,和一般人不同,对于被利用,他丝毫不以介怀。


“不过啊,说利用的话我也是一样的,利用‘老师’的资源、头脑和能力得到免罪体质,进而展开史无前例的报仇……我啊,只要能替哥哥讨回公道别说被利用一次两次,就是这辈子都被人利用又有什么关系?!因为,我是那么那么深爱着他啊……”


“可是……你哥哥却根本不爱你呢!”


听到槙岛直言不讳的嘲笑,长谷川涉志得意满的脸倏地变了颜色。


“你懂什么!”


吼声很大,大到那群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暴徒们都冷不防哆嗦了一下,薄薄的耳膜像是被高分贝震出了裂痕。


“哥哥他是爱我的!哥哥他是爱我的!哥哥他一定是爱我的!就算……就算他不爱我,只要我爱着他就足够了!我爱他……我爱他……我爱他我爱他我爱他我爱他我爱他我爱他……”


着了魔一般,长谷川涉重复了上百遍“我爱他”这三个字,然后猛地一抬手,拿起摆放在客厅里像极了全息投影,其实却是货真价实的香薰。


“说起来槙岛先生你啊,才是最可悲的人吧?明明身手那么棒,却栽在这么一个小小的东西手上了呢!啊哈哈,哈哈哈哈……”


扬起被鲜血模糊了视线的双眼,槙岛在瞥到那个看似是香薰实则是迷香的东西后,自嘲地扯了一下唇角。


“你何苦用这么不入流的手段对付我……干脆直接让我听‘二重螺旋’不就好了么!对于音乐,我还是有点鉴赏能力的。”


“哈!”


槙岛的建议惹来了长谷川涉的一声讥笑。


“如果‘二重螺旋’对你有用的话我早就弹了!那晚你们来听音乐会时‘老师’可是一直在观察你们呢,他告诉我说你根本就没中催眠!嘛……既然‘二重螺旋’对你无效,那我只好用点简单粗暴的方式了。结果也的确不出所料,对付你这种高智商又懂体术的家伙,最原始的方式就是最好的方式。”


长谷川涉口中最原始的方式,指的就是迷香。


这迷香是“老师”为他提供的,是一种市面上并不流通,并且极为罕见的迷香,本身就如同薰衣草味道的香薰散发出花瓣的香气,然而,置身于这样的香气中只需一两分钟的时间,便会全身酸软,四肢无力,好像饿了几天几夜,身体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但神智却依旧保持清醒,是一种只夺走人体力的特制迷香。


这迷香的发明者正是那位“老师”,因此,能够抵挡这迷香的解药,也只有“老师”才有。


“呵……‘二重螺旋’对我无效,但对大多数人却是立竿见影呢!”


勉强翻了个身的槙岛,冷笑着说道。


“是啊是啊!那群白痴,做梦都想不到自己是在钢琴曲的催眠下自杀的呢!”


“钢琴曲催眠……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根本难以置信。”


“但那却是真的哟!这首《二重螺旋》是最棒最伟大的钢琴曲!”


露出陶醉的神情,长谷川涉双手朝天举,好似盲目的信徒在朝拜神佛。就在这时,槙岛的声音再次敲醒了他的耳鼓。


“但是……那‘最棒最伟大的钢琴曲’真的是出自你本人之手么?”


即便遭到一群男人殴打且无力还击,可槙岛还是坚持同长谷川涉对话——


对话,是从一个人那里获取信息最直接且最为便利的手段。


“你这家伙,是在套我话吗?”


察觉到槙岛的意图,长谷川涉双臂抱胸,歪头盯着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槙岛看了半晌,随后摆摆手示意那群暴徒停手,接着自己咧开嘴,走了过去。


“你这人可真有趣,都快挂了居然还想从我嘴里问出东西来啊……”


蹲下身,他伸手抓住槙岛的下巴向上抬,抬得相当用力。


即便被打到嘴角出血可槙岛的长相依然完美到令无数人歆羡不已,见状,长谷川涉不由得露出一抹邪恶的坏笑。


“反正你离死期也不远了,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吧!这琴谱是我哥哥留给我的,对我来说就像宝藏一样,所以用它来杀死那些背叛了哥哥的粉丝们才是最有意义的,至于‘老师’,他不过是协助我将哥哥藏起来并且卖给我药的人罢了。”


“什么……真正的长谷川晴还……活着?”


“废话!当然活着了!不过托那帮白痴粉丝的福也跟死了差不多……你可别打我哥哥的主意哦,他是我的!”


松开手,长谷川涉宣示完所有权,后退几步将琴谱圈成筒状拿在手里,摆出一副指挥家的样子,以高昂的声调下达命令。


“来吧,绅士们,前奏的殴打已经演奏的差不多了,一首曲子总归是要有高潮的,那么接下来……It‘s Show Time!”


啪!


纸筒敲在手心里,成了最响亮的信号。


将槙岛团团围住的男人们,突然一个个面露下流的笑容,纷纷脱掉上衣解开皮带。客厅里瞬间充斥着这种低俗的声音,淫靡的笑声,皮带从金属扣中滑过的声音,衣料与皮肤摩擦的声音……


耳膜感觉一阵生疼,目睹男人们的举动,槙岛对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了然于胸——


愠色,将金瞳揉成了鲜红。


一副要对未成年少女进行暴虐凌辱的样子,赤裸着上半身的男人们有的舔了舔舌头,有的迫不及待地蹲下身。仿佛无力地瘫倒在地的这个男人就是一块送到嘴边无需付费的奶油蛋糕,他们只管狠狠地享用美餐就可以了。


“我啊,要彻底毁了你,槙岛圣护,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给那头无畏的狼最彻底的打击!”


长谷川晴搬了把椅子,惬意地坐下来准备看好戏。


“虽然身体结实了点,不过以他这副长相,吃起来应该足够可口了。快开始吧……别忘了我们当初的约定,要彻、底、玩、坏、他!”


刺啦——


话音刚落,槙岛的衬衫衣领被撕碎了!


 


缓慢移动的脚步,停下了。


跟在槙岛圣护身后,狡啮终于在深不见底的疑惑中抽丝剥茧找出了那条隐藏的真实。


无声无息的,一样东西被举了起来。


走在前方的槙岛圣护翘翘嘴角,收拢双脚,站在原地。


起风了。


凉丝丝的风吹乱了一头银白色的发丝,却吹不乱直指背后那件用冷金属制成的热兵器——


手枪,正在威胁他的生命。


风止的同时,狡啮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响了起来——

“槙岛在哪?!你是谁?!”


评论

热度(28)

  1. ^0^ 由 美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
  2. gxx.smile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
  3. star_018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
  4. Yenko ...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
  5. Carissa_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
  6. W.ヾ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
  7. ~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